• 淡化定义──教材的追求之一
  •           2012-3-29     浏览()     【
  • 人民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 朱明光

     

    在培训当中,许多老师生出这样的疑问:新教材中很多知识和概念都是直接运用而没有相关的解释,教师上课时应该怎样处理呢?是增加解释还是留给学生自己?具体操作起来有点困难。如果学生不能理解怎么办?针对这一问题,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本次教材编写有的地方采用了“淡化定义”的方式,很多概念在教材中采用了“点到为止”的方式呈现,那些概念其实在生活中也是得到普遍使用的,因此就不要求再从理论上分几个层次进行剖析,学生了解会使用就可以。

    根据以往的教学习惯,从学科出发,从理论出发,我们习惯于把定义奉为“神圣”。可以这样断定,如果把教材中出现的所有概念语汇都给出定义,并作为教学和考评的标准,这种“假难点”的困扰是无法摆脱的。诚然,概念的确立,特别是理论概念,对于教学活动的开展十分重要。但更要明确的是:概念本身并不是教学的最终目的,而是必要手段。通过教学,要帮助学生认识的真正对象,不是“概念”,而是有关概念所反映的客观对象。教学活动的实质,是要借助概念、观点、原理的讲解和运用,帮助学生认识真实的生活世界。如果只是针对概念本身提出认识要求,只是关注表达这些概念的文字规范,势必会把课本本身当成了最终认识对象而陷入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可见,那种把概念的定义奉为“神圣”的思维定势,说到底,是一个带根本性的教学观念问题。我们所以称之为“制造难点的思维定势”,并不是笼统地否定概念的作用,而是指这种思维定势远离真正的认识对象,只求一字不差地背、记概念的定义,以至固化为“死记硬背”的学习方式,成为制造教学难点的本源。也就是说,在教学和评价中,对形成正确的概念或正确地运用概念的要求没有错,错在过分专注于对概念定义的要求。

    因此,我们主张走出这一思维定势,恰恰是强调要在“真懂”的基础上形成和运用概念。就运用概念的要求而言,衡量其是否准确的标尺不是对某一固定表述的套用或“再现”,而是能否用自己的语言在具体的情境中表达确切。这意味着能否真正认识概念所反映的客观对象。就形成概念的过程而言,并不在于能否穷尽概念的全部意义,而在于能否顺乎学生的阅历和学历。作为学习过程,概念的定义不是永恒的,也不存在划一的标准。尤其是人文社会学科,概念的内涵和外延,都会因学科背景、教学对象、课程性质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的要求。也就是说,许多概念是可以用不同方式、不同话语来说明的,它们同时都是正确的。

    总之,概念的确立是重要的,但其准确与否、成效如何,取决于能否用以把握住它所反映的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而不取决于能否背下它的定义。这就需要更为倚重形成概念的具体途径和方式的引领,以促其达到“真懂”的要求。如此看来,寻求解破难点的出路,淡化定义式的要求,不失为一种选择。而这对于本课程的教学来说,可能更具必要性、有效性。

    例如,对文化概念的表述,教材没有采取定义的方式,而是先在内涵上予以界定,并由此提供全书使用文化概念的规范基础。然后,分别从两个视角就其显著特征加以描述。一是着眼于文化与社会、文化与自然的关系,表明文化的“归属性”和“特有性”,强调文化与人类社会俱来、是人们社会实践的产物。二是着眼于人所具有的文化素养不是与生俱来的,人们通过文化教育等途径在社会生活中获得和享有文化,凸显文化对于人们特有的“教化”功能。最后说明,我们理解文化概念、运用文化概念,主要应归结于精神世界、精神生活的意义。这种解释式的而非定义式的表述方式,从分清文化与经济、政治入手,鲜明地按唯物史观界定了文化概念的内涵;又从分析文化的特征着手,点明了我们在教学中使用文化概念的要领。那就是:教材在解释文化现象、说明文化的作用时,主要是将文化作为精神活动、精神力量来把握,而不是作为物质活动、物质力量来把握的。

    又如,“民族精神”固然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但我们所讲授的“中华民族精神”,并不是一般意义的“民族精神”。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基本内涵,教材有明确概述,但不是定义的方式。教材采用的讲解方式是:直接引导学生聚焦中华民族精神的特定表现,以帮助学生感悟“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是民族文化最本质、最集中的体现,已深深融入我们的民族意识、民族品格、民族气质之中,成为各民族团结一心、共同奋斗的价值取向。”就此而言,我们应该有一个基本的考虑。那就是:课程的内容目标是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意义,这并不以如何定义一般意义的民族精神为前提。如果过分学理化地强求这一概念的定义,并无实际意义,反而可能模糊了教学目标的真正取向。

    总之,“淡化定义”的理由:一是着眼于学术规范,不便定义;二是着眼于目标设置,不必定义;三是着眼于目标实施,不宜定义。

    采取“淡化定义”的方式,从本原上化解因“抠概念”“背概念”而导致的许多难点,其实就意味着在具体操作中找到了“突破难点”的有效办法。无论是教学环节还是评价环节,对学习效果的判断应该来自于实际能力的表现,显现于对具体材料的运用或阐释。如果树立了这样的教学观念和评价观念,对许多以往看似难点、疑点的感受就会迥然不同,也就不必一味依赖理论上的“深挖洞”去解决了。

    但从具体的教学实际出发,对概念还应区别处理,主干概念,对以后的内容理解有帮助的,还应给学生讲清,例如《经济生活》中好几个地方出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这就需要教师对其进行简单介绍,帮助学生理解;而相对学生已具备理解能力并在日常生活中已经会使用的概念,则不需要再从理论上继续分解,化简为繁了。

    最后,祝福大家学习愉快!在课改的旅程中,我们将相伴相随!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未来风光无限!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网友评论
  • 登录 现在有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标题:
  • 内容: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