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并购潮之系列报道——中国车企海外并购跌宕起伏
  •           2012-3-21     浏览()     【
  • 在北汽宣布收购萨博整车平台和相关知识产权之后,吉利汽车又蛇吞象吃进沃尔沃,标志着中国汽车企业的第二轮并购潮正风起云涌。作为知名汽车品牌,沃尔沃和萨博几易其主,但无论是福特还是通用,都没有让这两个品牌焕发生机。当很多中国车企纷纷向萨博跑出绣球的时候,他们到底希望从并购中得到什么呢?

    (一)中国车企跌宕起伏的海外并购

    青年汽车集团的董事长庞青年,在并购萨博的进程中,正面对着新一轮的攻坚战。庞青年表示最近主要在做报价格的问题,但是报价格也不那么简单,因为有竞争对手,比如:印度的、土耳其的几个国家。就在两个多月前,正当青年汽车和庞大集团已就收购萨博达成协议时,萨博汽车的老东家,通用汽车公司出面阻挠,表示不支持任何中国企业收购萨博的计划。萨博终于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在2011年12月19日宣布破产。

    瑞典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穆勒告诉记者,今天上午九点一刻,正式提交了萨博汽车及其两个下属公司的破产申请。毫无疑问,这是穆勒职业生涯中最黑暗的一天,也是萨博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萨博破产之前,庞青年用4600万美元买来了萨博独立开发的凤凰平台技术,并成立了萨博汽车开发公司。破产之后,庞青年并没有就此止步。这场激烈的并购战还远没有结束, 庞青年还面对着十几个有购买意向的竞争对手。而据 《瑞典日报》报道,青年莲花汽车将报价3亿美元收购萨博汽车,预计是竞标者中报价最高的。庞青年说:“我们从开始发展轿车的时候,就看好萨博。”这是一场青年汽车对萨博的并购,将庞青年和庞彩萍父女俩的2011年写满了跌宕起伏。

    相中萨博的中国企业远不止青年汽车一家。其实,这一场并购的持久战,原本早该在2011年4月就结束了。当时的青年汽车与萨博汽车的母公司荷兰世爵早已接触了半年,并达成了并购的协议。4月28日是双方约定好签约的日子,庞青年却始终没有等来世爵汽车公司的CEO维克多穆勒。世爵汽车的CEO一踏进中国,就有如此多的国内买家蜂拥而上。庞彩萍告诉记者:当时签了以后,对他们来说打击非常大,很伤心。团队的10来个人,那一天非常的安静。然而,由于谈判十分仓促,手续也不齐全,华泰汽车与萨博的闪婚成了一场闹剧,不到十天之内就迅速闪离。而维克多穆勒继续带着奄奄一息的萨博,在几家中国企业之间周旋、谈判。庞彩萍说:“我们面临很多中国自己范围内的一个竞争对手,那期间,外国人比较有优越感。在那个期间我们感觉比较痛苦。”很快,从未从事过整车生产的庞大汽贸,也加入了并购萨博的谈判桌。青年汽车、庞大集团、萨博汽车开始了三方谈判的拉锯战。

    庞大集团的庞庆华,青年集团的庞青年,频频登上瑞典大小媒体的头条。“庞”成了瑞典人熟知的中国姓氏。他们甚至把拯救萨博这个瑞典老名牌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中国企业家的身上。庞青年说:“很多的记者,排队排在那边。在出来的时候有很多老人就在门口,谢谢你们叩叩头,谢谢你们来救萨博。”庞彩萍告诉记者:(瑞典)媒体和政府都非常看好中国的市场,都认为中国这个市场发展的非常快,这个快速发展的市场才能够拯救萨博汽车这个品牌。一场轰轰烈烈的萨博并购让世界注意到,中国汽车企业,成了国际汽车业并购的最大买家。
        2004年上汽并购双龙,2005年南汽并购英国罗孚,中国车企在海外并购中青涩亮相。从2009年之后,中国车企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汽车业海外并购的主角。在2009年,北汽集团用2亿美金收购萨博的三个整车平台及相关技术。2010年,吉利成功以18亿美元并购瑞典豪华品牌沃尔沃。在整车企业的并购大戏上演的同时,中国企业对国外汽车零部件公司的并购也如火如荼。澳大利亚DSI变速箱厂、美国德尔福公司、美国耐世特汽车系统公司、英国英纳法天窗公司,纷纷被中国企业收入麾下。徐和谊说:“2011年我们相继完成几个零部件的并购,今年2012年我们仍然还在注视一些已经接触上的,还有新的并购案例。我们会在整个汽车产业链条上关注全球的变化,有好的资源能够为我所用的时候,我们就要出手。”所有人都看到,这是一个汽车业并购的中国时代。对此卡洛斯表示:此刻正是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扩张的大好时机。例如沃尔沃品牌已经被一家中国企业收购,这正是中国企业所抓住的机遇之一,展现出不仅仅是外资流向中国,同时,中国也积极对海外进行投资。

    (二)中国企业希望在并购中得到什么

    我们看到,世界汽车业并购的案例虽然失败居多,但是也有少数成功的案例可以供中国企业学习。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能够买到核心技术,买到高端品牌吗?

    我们看到中国汽车企业正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并购大潮。沃尔沃和萨博,两个瑞典汽车品牌,吸引了许许多多的中国企业。 然而,这两个品牌,都曾在世界汽车巨头的手中经历失败。1999年,全盛时的福特汽车公司花了64.5亿美元收购了沃尔沃。十一年之后,福特以当初收购价的三分之一,将沃尔沃卖给了中国吉利控股集团。1990年通用汽车以7亿美元买下萨博50%的股权,又在2000年以1.25亿美元以承担债务为条件,买下剩余股权。然而,在通用经营萨博的近二十年期间,萨博只有少数几个年份实现了盈利,一直处在亏损状态。中国的企业为什么选择海外并购的道路,又渴望从并购中得到什么?

    从世界汽车业版图来看,欧美的汽车巨头选择的是多品牌的发展战略,通过并购不同的品牌进行海外扩张。然而,即便是实力强大的汽车企业,多数海外并购也难逃失败的命运。科尔尼 孙健表示:研究发现按照统计,75%左右的并购都是以失败告终。在少数的成功并购案例中,欧美汽车巨头通过跨国并购或占领了新的市场,或掌握了不同定位的品牌。雷诺与日产的联合是为数不多的汽车业成功并购案例,他们通过这种强强联合,不断地进行着海外扩张。卡洛斯 戈恩说:“雷诺和尼桑不是合并是联合,这意味着两家具有彼此独立性,又紧密合作。这种与合作伙伴的联合将带来更广阔的前景,公司保留自己的身份和品牌,并且允许合作伙伴也这样做,同时双方通力协作,形成整合优势,共同赢得新市场。”而另一些企业通过收购小众、高端的品牌,并进行品牌的经营,以进一步获取细分的市场。科尔尼 孙健说:“mini在收购之前是一个很小众的品牌,但是宝马把它经营的很成功,今天它可能仍然是小众,但是没有那么小,过去它是非常小众,非常窄的用户群,但是它今天在宝马集团下也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一个子品牌。奥迪当初是一个收购来的品牌,那么从60年代它被大众收购经营到今天,成为大众集团里边一个最亮丽的一个高端品牌。

    十余年来,迅速成长的日韩汽车企业却从未从事过任何跨国并购。2011年全球销量第三的日本丰田汽车,以及排名第五的现代汽车,都没有进行过海外并购,他们选择了另外一条发展的路径。2011年,现代汽车成为全球汽车市场的耀眼新星。全球销量659万辆。而他们扩张路线则是通过经营自己的品牌,海外合资建厂来实现全球性的扩张。到目前为止,现代集团只并购了韩国本土的起亚汽车。而对于海外并购,他们则采取了谨慎的态度。白孝钦说:“海外并购存在风险所以我们没有选择这条道路。”可见没有并购的捷径,现代汽车只能自主研发技术,自己闯出品牌。他们通过技术自立,不断提高质量,来打下全球每一个汽车市场。白孝钦表示为了技术自立,投入非常大。在1999年,美国电视台CBS的脱口秀还以现代汽车的质量来开玩笑,我们不断地提高质量,终于获得了欧美市场的认可。

    不同于实力强大的欧美车企和迅速成长的日韩企业,中国的企业今天面临的起全球汽车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科尔尼 孙健说:“今天的全球市场跟几十年前也就是当日韩企业刚起步发展的时候是很不一样。这个市场已经有好多人的整合过了,过去的时候这个竞争还不充分,所以有很多的空间,但是今天来说很多的市场都已经相对成熟了。”如今,中国的汽车企业正依托着全球最大,也是潜力最大的国内汽车消费市场,然而,对于起步晚的中国汽车企业来说,如何在更短的时间内得到核心技术,拿出被国内外消费者认可的自主品牌,是更迫切的问题。在中国企业快速成长,欧美、日韩市场遭遇经济危机时,海外并购看起来更像是一条捷径。

    在青年汽车杭州的乘用车生产基地,生产的莲花汽车,都是由英国莲花公司的工程师团队设计和研发,由青年汽车生产的。青年汽车生产的大客车,用的也是与德国尼奥普兰公司的品牌和技术。这样的合资虽然帮助青年汽车实现了快速的成长和发展,然而这却不能满足庞青年对企业发展的愿望。庞青年说:“通过合资以后,我们零部件在国内可以发一些,对国内的零部件有一点拉动以外,它对我们国内整车的帮助是没有的,它的含量技术要么就是国外拿来的,要么就是老外控制的。想用市场换技术是不可能的。”核心技术是北汽在并购中最想得到的,2009年北汽集团用两亿美元收购了老一代萨博汽车的三个整车平台的技术。当时的北汽虽然体量很大,在自主品牌方面却是个矮子。北汽集团合资生产的全是别人的品牌。北汽一直没有自主品牌的轿车,是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一直以来的心结,他说:“我们全部买的是它的知识产权全套技术,它的工厂,它的硬件我们一概没有。买的目的就是要使北汽子自主创新,发展自主品牌上缩短我们的时间。”

    而已经有了自主品牌的吉利汽车,则是更希望通过并购,掌握一个高端的品牌,获得先进的技术和品牌管理的经验。沃尔沃沈晖表示:从制造业来讲,大部分制造业不管是电脑,不管是衣服都是中国人制造的,但是中国并没有一个成功的管理的豪华车品牌,通过并购,沃尔沃、吉利学了很多东西。张豫说:“并购式的发展是一种快速的发展方式,所以在那个时候,大家都做了很多并购的这种行动,比如说原来没有中高端品牌,直接并购它,那么就拥有了一个中高端的品牌。”

    (三)中国汽车企业将在经验和教训中逐步地成长

    在国务院发布的工业升级转型的十二五规划中,提出要实行兼并重组,将前十家汽车企业的产业集中度提升到90%以上,并打造三五家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汽车企业集团。谁将具有核心竞争力?如何打造核心竞争力?海外并购或许提供了一条获得新生的捷径吗?
    来自清科数据库的显示,2012年1月中国并购市场共完成53起并购交易,尽管海外并购只有6起,但是资金使用规模却占到了整个资金量的52.4%,可见海外并购的规模之大。中国汽车企业不惜重金竞相海外并购,究竟能得到怎样的收获?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企业获得技术和品牌的心愿非常地迫切,海外并购,能够迅速帮助中国企业迅速地拿到核心技术,迅速地掌握高端品牌。而什么才是真正的拥有?买到手中就算是拥有了吗?买来的技术如何消化吸收,买来的品牌如何经营?正在并购和已经并购成功的企业,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吗?

    在萨博破产之前,青年汽车用4600万美元购买了凤凰平台的知识产权,并成立了萨博技术开发公司。庞青年说:“如果这个技术拿不回来,那四千六百万就打水漂了。如果拿得到,再全新的开发起来,还是拿得到有价值的东西的。但是现在四千六百万,给我一亿欧元也是不会卖的。”让庞青年这样看重的“凤凰”平台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平台呢?它能否帮助庞青年实现生产出高端好车的愿望呢?在通用旗下期间,萨博的知识产权呈现空心化,老的技术被买走,正在生产的新车型技术仍受通用控制。2010年,被世爵汽车收购的萨博开始探寻着自己的技术出路,研发出凤凰平台,而这辆于2011年3月在日内瓦车展上推出的概念车,便是基于凤凰平台研发的。

    科尔尼咨询公司 孙健说:“在2011年的日内瓦车展上市首展上,当时这个概念车是蛮成功的,当时得了一个汽车媒体的大奖,萨博需要找到一条慢慢的脱离通用独立发展的路,他需要去寻找一些独立的产品平台,去支撑它未来的发展。”一个平台从无到有,到推出概念车,再到推出可以量产面世的车型,一般来说需要四到五年的时间。而凤凰平台只推出了概念车,还只是处在一个早期的研发阶段,从2011年3月至今,凤凰平台的研发又推进了多少,我们仍然不得而知。科尔尼咨询公司 孙健告诉记者:这个车的概念产生到开始有一些叫prototyp样车。这个雏形到它市场实验开发完整到量产,所以从零开始到全新的大概是四五年的时间。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青年汽车将会研发和生产出优质的萨博汽车。庞青年说:“我们有了这个平台,我们今后就可以做系列轿车,92、93、94、95、96、97就可以了,能够达到萨博的技术水平。”而两年前收购萨博整车平台的北汽集团,已经到了开花结果的季节。顾镭是北汽集团北京汽车研究总院院长,见到我们时,他自豪地把收购萨博两年来,北汽自己消化吸收后的图纸和技术标准摆满了一桌。北汽集团北京汽车研究总院院长顾镭说:“从沙博买回来的汽车资料的消化吸收,主要是一些设计指南,萨博技术沉淀的将近100年,它的设计规范从整车设计规范到系统到零部件的设计规范。”

    北汽的团队还清楚地记着,两年前,他们从萨博手中买走了三个整车平台以及相关的核心技术体系。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海洋说:“3.5吨的图纸,2个1千G的硬盘,这些都是在这里的,一个小零件的规范都在这里。”国际合作总监 魏刚告诉记者, 谈判当时加起来是50多个合同一块谈,跟通用谈大概是30多个,我们这边是20多个。谈的非常艰辛。而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深知,收购成功之后,他们更面临着一场持久战。徐和谊说:“最大的难关我觉得还是一个消化吸收这个过程,这是考量我们自己自身人尽其才队伍水平能力,关键的环节。”北汽的技术人员,在萨博技术团队的指导和支持下,把整车上的每一个零件,每一个细节,都吃透了。两年时间过去了,北汽已经造出了两批样车,目前正处在测试的阶段,我们来到了北汽研究院,北汽推出的第一款基于萨博开发的C70, 将在4月份的北京车展上亮相。顾镭把第一台C70的样车留在了研究院作为纪念。顾镭表示:第一台样车,是去年7月份装出来的,从设计出来不到18个月的时间。第一台样车出来的时候确实很激动,我也很激动,当然的员工更激动。收购来萨博的技术,为北汽节省了宝贵的研发时间。顾镭说:“我们现在两年时间就做的一个高端的轿车,在国内开发这么一个车,应该至少是在5年-6年时间,我们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

    从样车,到批量生产,北汽仍然面临一系列的挑战。来到位于北京通州区的北汽动力总成有限公司,这里的工程师们正在调试着生产萨博发动机和变速箱的生产线。为今年九月整车的量产准备好大批的动力总成系统。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顺义区北汽高端乘用车制造基地,却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这个基地是为未来北汽生产的基于萨博技术的自主品牌汽车专门建造的。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目前车间还没有准备就绪,在今年四月份,会有设备陆续地运进车间,进行安装和调试。而九月份就要进行大批量生产的军令状,制造基地也将面对相当的压力。尽管各项工作还在紧张地推进,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海洋告诉我们,这辆北汽开发的C70,仍将会在今年年内上市。董海洋说:“按照计划是在今年的第四季度要推出第一款,中高端的非常高性能、高品质的一款车,通过吸收转化提升萨博技术。”

    如今,北汽自主品牌的乘用车即将面世,在自主品牌发展遇到困难的环境下,北汽的品牌能否为消费者认可,北汽人既激动又忐忑。董海洋表示:中国自主品牌发展到今天,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赢得来自媒体、来自消费者、来自中国各个阶层对自主品牌的信心。

    徐和谊说:“北汽的自主品牌第一辆车将要正式的上市,可以说作为全集团来讲,压力很大,挑战也很大。但是我们有很多的信心,也有充分的准备。”吉利汽车进入了收购沃尔沃之后的第二个年头,他们也是有喜有忧。2011年,沃尔沃在全球扭亏为盈,交出了一张令人满意的成绩单。沈晖告诉记者,全球的销售是达到的149500多辆,这是沃尔沃6年历史第三高的销售额,同时我们全年也是扭亏为盈,中国销售更加增长了55%。与此同时,备受关注的沃尔沃国产化仍在进行中。经过几番周折,沃尔沃已经以外资品牌的身份向主管部门申请与吉利合资,并计划建立合资自主品牌。沃尔沃此前曾表示,吉利沃尔沃的首款国产车型将在明年下线,然而,沃尔沃中国生产基地的审批手续却仍然没有办齐。沈晖告诉记者,因为国家没有最后批准,面对不同的方案,最后取决于政府的审批。在并购之后,能否将沃尔沃的成功国产化,国产化的沃尔沃能否得到中国消费者的认可,这才是沃尔沃面临的真正挑战。

    沈晖告诉记者,工厂建设希望还是在国家的最后的批准以后,全速进行,中国是我们的主场,我们在这个市场上好生根。不管这个困难多大,一定要把它做好。张豫说:“其实挑战才刚刚开始,因为在中国的真正大规模的生产和销售,还没有完全的启动。所以事实上挑战还在前面。”

    在海外并购的大潮中,中国汽车企业正在经历风浪,能否迎来最后的成功,还需要时间去经营、去证明。而更多的中国汽车企业也将在经验和教训中逐步地成长起来,去迎接更大的挑战。卡洛斯 戈恩说:“一些中国公司正在逐步做大做强,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而走出去的最佳途径之一就是与国外品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或收购获合并,或展开合作,这正是目前的情况,我认为这在未来将更加普遍。科尔尼 孙健也表示,要给中国的企业足够的时间去慢慢地把这条路走好。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网友评论
  • 登录 现在有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标题:
  • 内容:
  • 验证码: